付文丽少女和少妇,哪一个更让男人怦然心动?-吾冕之王

作品分类:全部文章 2019-04-14

付文丽少女和少妇,哪一个更让男人怦然心动?-吾冕之王

付文丽
第一卷 千万富翁第一章 落魄大少被人欺
天色渐晚,路灯的照射下,人影拉得很远,望着眼前的两排路灯,唐大少心神恍惚,往日的这个时候自己应该在某个酒吧夜店里调戏美女吧。
唐大少全名唐飞,户口海市,唐大少的父亲唐龙原本是个当兵的,退伍后并没有在国家分配的单位做米虫,而是在改革大潮下勇于吃螃蟹,开了个服装加工厂,挣得千万身家。
当然,千万富豪虽然厉害,在海市这个富豪多如狗的地方算不上什么顶级人物,顶多算是个二流,比起许多泥腿子来自然高档的多。
如此家庭下出生的唐飞自然是含着金钥匙,含在嘴里怕化了,家人宠爱的不得了。自去年从大学毕业后,每天开着宝马泡妹子,和一帮狐朋狗友吃喝玩乐好不悠哉。
所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唐龙的服装厂经过熟人李斌介绍,接了个大单子,这单子做好了,身家起码能翻个倍。
兴奋的唐龙为了接下来这单大生意,举债采购了大批原料,凑巧的是这位熟人就是做布料生意的,为了报答对方,就从对方手里进了大批原料。
原本精明的唐龙在利益的驱使之下忘记了风险,为了尽快完成订单,工厂加班加点,唐龙为此又付出了不少的加班费。
眼看着大批的成衣制成,订单就快要完成的时候,下订单的人却不见了。
一身冷汗的唐龙思前想后,终于明白自己是中了别人的全套,而给自己下了套的人就是那个给自己介绍生意的李斌。
唐龙毕竟也在海城混了几十年,各方面的人际关系还是有一点的,多方打听之下,终于弄清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那个李斌手里压了一大批的布料销售不出去,但是欠了不少棉花厂的钱,各厂都紧催着还钱。
李斌为了尽快把布料销售出去,收拢资金还债,便想方设法给唐龙下了个套,弄了个皮包公司介绍给唐龙,下了一笔大订单。
李斌吃定唐龙是个讲义气的主,自己给他介绍了一笔大订单不会知恩不报,如此一来自己积压的货就可以销售出去,回笼资金还债,至于唐龙的服装加工厂怎么办?唐龙是谁?
愤怒的唐龙前去找李斌理论,大意就是咱们原本都是好哥们,以前我还帮过你,你怎么能坑我?给我下套?
李斌的回答很经典:“唐龙,你说我们是不是商人?商人,伤人,就是伤害别人,这都不懂还好意思出来做生意?”
唐龙无奈,那个皮包公司的人拿着李斌给的报酬早就不见了踪影,告李斌?拜托,李斌就是一个中间介绍人,你告他什么?给你下套?好啊,证据呢?咱们是社会主义国家,人民政府的法院做什么都是要讲究证据滴。
无奈之下的唐龙只好寻求别的买家,想把这批成衣脱手。
可是现实就是如此,锦上添花的多,雪中送炭的少,还是的服装圈子就那么大,谁不知道谁的情况?明眼的人都知道唐龙是被李斌坑了,虽然衣服的质量确实还行,又有谁愿意去接手这个烂摊子呢?
衣服销售不出去,又有银行欠款,工人工资等等,一系列的压力下来,唐龙终于挺不住了,低价处理了成衣,卖了家里的房子,车子,和加工厂,终于把债还完了。
无债一身轻,当然此时的唐家也一贫如洗了,一家四口人挤进了一个不足四十平米的小屋里,就这个小屋还是租来的,顺便说一下,唐大少还有一个小他十岁的妹妹。
往日里风流倜傥的唐大少出门开宝马坐奔驰,流连于各大夜店酒吧。现如今的唐大少却陷入了困境,车子卖了,只能步行,酒吧夜店也去不了了,因为兜里没钱了,信用卡也刷不了了。
家里生意的失败让原本衣食无忧的唐大少结束了潇洒的生活,开始自食其力去找工作。
黄昏路灯的照射下,唐大少一脸颓废,不能再做米虫的唐大少找了一天的工作,走了一天的路,迈着酸痛的双腿来到公园的长条凳子躺下,仔细回忆着自己家里最近以来的变故。
虽然父亲总是安慰他们说当年他就是白手起家,创下了偌大家业,虽然遭遇了挫折,但他一定会重新站起来的。
全家人中也就才上初中的妹妹对父亲唐龙有着无比的信心,认为父亲说的话一定会实现,可是唐大少自然不会如此幼稚,几十年前的创业环境能和现在一样吗?
几十年前的父亲可以打出一片天地,此时的父亲却未必能有如此能力,况且,不论是精力还是身体,父亲都已经属于在走下坡路。
当然唐大少自然也不会对着父亲和妹妹泼冷水,努力的想要改变现状,所以才会出去找工作,只是一天下来,唐大少终于明白了,自己除了吃喝玩乐,貌似别的啥也干不了,啥也不会干……
轰轰轰……
一辆红色敞篷宝马座驾停在公园的躺椅旁,宝马驾驶位上有一个年轻公子哥,穿着格子衬衫,带着墨镜,一脸的潇洒样。而副驾驶位上一位衣着暴露的美女,浓妆艳抹,打扮的花枝招展,胸前一对肉球汹涌破涛,露出大半雪白。
唐大少歪歪头看了看车的标志,宝马?想当初哥也是开宝马的人,现如今……
“哎,这不是我们唐大少吗?怎么一个人在公园里躺着?这是哥们今天在菲比酒吧钓到的马子,怎么样?长得还不错吧。今天哥们找了你一天了,打你电话你也不接,却没想到在这躺着,怎么着啊,不给哥们面子是不是?”花格子衬衫冲着唐大少嚷嚷道。
唐大少不用看人,光听声音就知道来人是谁。李炯,李斌的儿子,以前唐龙和李斌关系不错,理所当然的两个第二代也成了‘好兄弟’。
李炯对唐大少落魄的原因自然一清二楚,这本来就是自己家的老头子一手策划的。
说起李炯虽然以前和唐大少是‘好兄弟’,可是对于唐大少早就看不过眼了。
虽说两家资产差不多,谁不比谁高一等,可唐家却是李家的客户,做布料生意的那么多,唐家的订单为啥就一定要在李家?
这年头是买方市场,顾客就是上帝,反而言之,唐大少就是他李炯的上帝,虽然已经和上帝称兄道弟,可是某些时候主次还是要分清的。
比如某次俩兄弟在某夜总会同时看上了一个妞,这个时候李炯就要给唐大少让位了,誰让唐大少是他的上帝呢?可是现在上帝落魄了,有机会踩上帝几脚,李炯自然是乐不此疲了。
“李炯,你TMD不要得意,你家老头子做事不仗义,迟早遭报应,你他妈也不是个好玩意。”唐大少愤怒的低吼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啊。
“嘿嘿,哥们就得意了,怎么滴?你咬我啊。来看看,你还认识她不?”李炯嘿嘿一笑
唐大少下意识的看向副驾驶位的汹涌破涛,嘴里咬牙切齿道:“婊子!哼,你也就配玩我玩过的破鞋。”
原来副驾驶位的哪位半裸胸的美女就是前些日子唐大少和李炯一起在夜店里钓到的,只是当时的唐大少还是上帝,李炯自然要让着唐大少,现在唐大少一贫如洗,自然要退位让贤了。
“哎呦,唐大少,您还别这么说,我是破鞋没错,可鞋再破也不能白给人穿不是?现在是金钱社会,没钱了你破鞋也没得玩。”副驾驶位的美女娇声娇气的说道。
“哈哈,说得对,走咱们找个宾馆乐呵乐呵去,让唐大少一个人在大街上自个撸吧。”说完李炯在美女的肉球上拧了一把,发动宝马,指给唐大少留下了一股子汽车尾气。
“妈的,算你跑得快,不然一定要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唐大少自小喜欢运动,体格倍棒,还练过一些散打啊,跆拳道之类的,打李炯这样的四五个都没问题。
唐大少心中不爽,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在回家的路上,对着路边的瓶子一踢,瓶子嗖的一声划过一跳优雅的弧线,砸中了一个地摊上的陶瓷狗,狗腿子应声而断……
“小伙子,你别走,看什么看,说的就是你,给我过来。”摊主如同吃了春药的驴一样,大吵大叫起来。
唐大少一脸无辜样,叫我干嘛,感情,他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事。
“干嘛啊。”人高马大的唐大少有着一米八的个子,瞪着牛大的双眼,一脸不爽的看着摊主。
摊主看了看唐大少的体型,再看看自己的吨位,声音顿时小了一截,说道:“刚刚你踢得瓶子砸坏了我的古董,要赔钱。”
“是嘛?”唐大少看了看摊位上的瓶子和断了一截狗腿的陶瓷狗,暗骂道:“人要倒霉喝水都他娘的塞牙缝,哥们现在真的很穷啊。”
“你想要多少钱。”唐大少身体晃晃悠悠,神情满不在乎,心理却有些紧张,暗自盘算自己到底还剩多少钱。
摊主见唐大少身穿一身服装全是英文字母,虽然不认识牌子,可一看就是名牌,或许在摊主的心理凡是英文标示的就都是名牌吧。第一卷 千万富翁第二章 黄金指
好不容易碰上一个可能是阔佬的家伙,摊主怎么会不把握机会呢,开口就道:“这可是明朝时候留下来的古董瓷器,就这么被你砸坏了一条腿,真可惜。”说着还仔细打量着陶瓷狗,好像真是那么回事似的。
“要赔多少痛快点。”唐大少看着老家伙开始表演,心理一阵腻歪,再让你夸下去,估计把我卖了都不够,老子什么时候碰到过这事,啥时候为钱发过愁?
“两万。”摊主正色道。
“多少?”唐大少以为自己听错了。
“两万,明朝时期留下的瓷器狗,能镇宅子的,两万块钱真的不贵。”摊主解释道。
两万,还不贵,哥贵你一脸啊,掏掏全身上下能凑个两千都困难,还TM两万。
“你坑爹呢?就这么个破玩意值两万?你TM怎么不去抢啊。”唐大少仗着自己人高马大,居高临下的看着摊主,吐沫星子崩的到处都是。
摊主看着唐大少发飙,一脸怕怕的模样,强辩道:“这是明朝时候留下的,是古董,古董,你知不知道?再说了抢劫是违法的,我又不傻。”
尼玛,唐大少被摊主给逗乐了,说道:“你TM看我傻吗?”
摊主煞有其事的认真的打量了一下唐大少道:“恩,不傻。”
尼玛,碰到这么一个极品,唐大少还能说什么呢?随手掏出了两张小红鱼扔在地上道:“就两百,爱要不要。再TM敢问老子要两万,老子把你这些物件全砸了。”
我日,以为碰到了一个有钱的肥羊,没想到居然是滚刀肉的货色,还是个吝啬鬼,居然就给两百块,不过那个陶瓷狗也就是三十块钱收来的,左右我还是赚了。
看到摊主捡起地上的两张小红鱼,脸色露出一丝笑意,转身离去。
后面摊主喊道:“你的狗还要不要了?”
唐大少退了回去,伸手接过缺了一只腿的陶瓷狗,然后拍拍摊主的肩膀道:“做人要仗义。”
晃悠了一天的唐大少打开自家房门,原本两百多平米的房子变成了不足四十个平米,厨房更是和客厅挤在一起,让原本住惯了大房子的唐家人十分不习惯。
“哥,你回来了,工作找的怎么样?”一个十三四岁的漂亮小萝莉看到唐飞回来蹦蹦跳跳的唐飞面前,保住唐飞的一只手不停地摇晃着,这就是唐大少的妹妹唐笑笑。
原本受了一肚子气的唐大少看到自己的妹妹高兴地模样不忍打击,编了个谎话道:“恩,你老哥我是谁?找个工作还能难倒我?”
“妈,妈,我哥找到工作了。”得到喜讯,唐笑笑自然要与老妈分享。
“咦,你手里拿着什么?”唐笑笑指着唐大少手中的东西问道。
“没什么,一只陶瓷狗。”唐大少道。
“现在家里没什么钱,就不要乱买东西了。”唐笑笑说道。
唐大少嘿嘿一笑,没说什么。
“恩,看看你一天风风雨雨的,女孩子就要有个女孩子的样子,怎么一天到晚找急忙慌的?”唐母板起脸来训斥道。
唐大少的老妈叫叶玲,是一名标准的家庭主妇,据说当年唐母和老爸唐龙在部队认识的,然后顺利成章的在一起。
只是唐大少奇怪的是一直没见过老妈的一边的亲戚,也就是外公,外婆,舅舅之类的,小的时候也问起过,母亲没有回答只是垂泪,懂事的唐大少自此自然也就没有问过。
“好了,妈,你就不要说她了,都说了十几年了,不还是这样?”唐大少摇头道。
“真是那你兄弟俩没辙,你找到什么工作了?”唐母埋怨道。
唐大少随口忽悠自己的妹妹哪里找到什么工作了,只是唐母问起了,总要回答吧,一眼飘过手上的陶瓷狗,顿时有了主意,随口说道:“在老前门的一个古玩店里找了个学徒的工作。”
老前门在海市可是大大有名,那是海市乃至于附近几个城市中最大的古玩交易市场,横竖三条街里面全都是古玩店和与古玩有关的珠宝首饰店。
“恩,既然找到了工作就要好好做,以前有咱们家里有钱,没啥关系,现在你爸生意失败了,你就要帮助你爸爸负担起这个家,因为你是男子汉,你妹妹还小。”唐母低声道。
唐大少的鼻子有些发酸,强忍住眼角的泪水,低声道:“我知道的,放心吧老妈,很快我会让你们过上以前的日子,甚至比以前还要好,相信你儿子。”
这时,门吱的一声打开,一个壮硕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正是唐大少的老爸,唐龙。
那个在唐大少眼里一直是顶天立地的男人,今天也有着难以掩饰的疲惫。
“你回来了,正好要吃饭了。”唐母说道。
老爸唐龙只是恩了一声。
吃完饭后,父母进了房间,唐大少主动收拾了一下桌子,让小妹提前去睡觉,明天还要上学。
收拾完厨房,唐大少躺在小沙发上,把玩着手中的陶瓷狗,心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客厅中的小沙发就是唐大少目前的卧室。
在一个不足四十平米的小房间里,还能指望分成三室一厅吗?
这陶瓷狗买来后,唐大少还没欣赏呢,好歹也是两张毛爷爷换回来的,总要欣赏一下吧。
这时,父母房门传来一阵声音。
“还是没贷到款吗?”母亲问道。
“恩,几家熟悉的银行我都问遍了,我们现在的情况谁不清楚,还有谁肯贷款给我们。”老爸苦笑道。
“相熟的几个生意上的朋友呢?”母亲继续道。
“哼,朋友,那些人也算是朋友吗?李斌的那句话是对的,‘商人就是伤人,伤害别人’。那些家伙知道我出了事情,一个个跑的比兔子都快。”唐龙冷哼一声,有着深深的疲惫感。
“要不……我去找他们?”母亲小心翼翼的说道。
“他们?不行。”父亲坚决的说道。
“唉。”母亲叹了一口气。
“他们?”门外的唐大少眉头一皱,他们是谁?可是接下来父母都沉默了并没有说话。
唐大少也懒得再偷听,专心摆弄自己的陶瓷狗,陶瓷狗是站立状,四条狗腿被唐大少一脚给干掉了一条,成了残疾。
浑身上下一片漆黑色,没有一丝杂毛,这要是一条真的狗,长大了一定比藏獒还要凶狠。
把小狗倒立过来,想要看看断腿的地方,不禁噗嗤一笑,尼玛,还是条公狗啊。可不是吗,在两条后腿之间可不是还夹着第五条腿。
敲了敲肚子,发出当当的声音,唐大少判断里面应该也是空心的,奇怪的是小狗的体重倒是不轻,从狗嘴里往里看,有一个金黄色的闪光,难不成里面还有什么东西?
好奇的唐大少把手指伸进狗嘴里开始掏弄,里面似乎真的有东西。他的脸上露出喜色,更是把手指往深处插入,结果像是勾到了什么东西但却拔不出来。
突然间,手指像是被蜜蜂蛰了一样,紧接着一阵钻心的疼痛传来,唐大少不禁发出一声惨叫,把手指退了出来。
然后他目瞪口呆的愣住了,手指固然看不到伤口,但是食指的颜色却变成了黄金一样的色泽,散发出一股神秘的气息,而陶瓷狗嘴巴里的金色小东西却不见了。
“小飞你怎么了?”母亲关切的声音传来,随后开门走了出来。
唐大少护着手指赶紧说道:“额,没什么,没事,刚刚磕着手了。”
母亲皱眉看了看唐大少,确定他没什么大事,嘟囔道:“都这么大的人了还不会照顾自己,唉!”
唐大少一脸冷汗看着自己的母亲走进房门,打开护着的手,右手的食指已经从金色变成金黄,然后慢慢变淡,最后消失不见,手指恢复原样。
不过唐大少却感觉到自己的食指发生了异样变化,表面上看不到,但是在食指中却被曝光感觉到一条金色的细线,细线周围有着朦胧的灰白雾气存在。
这尼玛是什么情况?不过是从狗嘴里掏个东西,食指怎么莫名其妙就变异了?
对着手指研究了半天也没研究出个结果来,随手拿起遥控器就要打开电视,这时一个怪异的声音响起,于此同时,食指中的灰色雾气减少了一些。
“电视遥控器,品牌:TCL王牌,生产与一九九八年七月九日,富士康代加工厂出品,质量一般。”
尼玛,什么个情况?谁在说话?左看右瞅,整个客厅也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看了看手上的遥控器,上面标着大大的TCL三个英文字母,背面的标签上写着生产日期,一九九八年七月九日……只是它是不是富士康代加工厂生产的就只有它自己知道了。
唐大少有些疑惑,手指发生变异,莫名其妙的声音,难道家里闹鬼了?
唐大少用力拍在沙发上,诡异的声音又出现了。
“座椅沙发,无品牌,生产与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日,华夏浙省益吴市出品的劣质沙发。”第一卷 千万富翁第三章 苏联红星勋章
难不成和自己那根变异的手指有关,想到此处,唐大少发现食指的金色细线没有什么变化,可是灰白色雾气明显减弱了一些。
唐大少摸了一把茶几,果然声音又出现了。
“茶几,无品牌,生产与一九九七年八月二十三日,华夏浙省益吴市出品的劣质茶几。”
“茶杯,无品牌……”
“毛巾,……”
“牙膏……”
……
经过几番测试,唐大少终于确定,这个声音跟自己变异的手指有关,凡是被食指碰到的东西就会自动在自己的脑海中响起这些东西的信息,而经过几番测试之后,手指中的灰白雾气减少了近一半,同时,身体也显得非常疲惫。
不过唐大少兴奋了,有此异能帮助想必自己赚钱应该比以前要容易多了吧,假如自己的食指能鉴定古玩的话,嘿嘿……
想起老前门的繁华,几个喜欢附庸风雅的哥们说过的关于古玩的话,唐大少乐呵起来,捡漏?哈哈,听说古玩可是很值钱的。
距离我唐大少崛起的日子不远了,李斌,李炯你们这对狗日的父子就等着跪在哥脚下忏悔吧。
只是自己的灰色雾气经过消耗后会不会恢复?仔细通过手指的金线,全神贯注的感觉手指上的雾气,发现金线可以恢复雾气,只是速度非常缓慢。
第二天一早,兴奋了大半晚的唐大少顶着一对熊猫眼出门,直奔老前门而去,连早饭都没来得及吃,对唐母来了句上班快要来不及了。
出了门的唐大少,选择做公车,没有打车,虽然手头上还剩下个千把块钱,可是唐大少还要靠着这千把块捡漏呢,哪能随便挥霍。
公交车唐大少不是没做过,偶尔还很享受做公交车,美女多嘛,男性都懂得。
上了车的唐大少,投了两枚硬币,四处瞅了瞅,没看到任何一个座位,只能站着了。
唐大少抓着扶手,身旁刚好站了个美女,这位美女长着,瓜子脸,披肩发,前凸后翘,身穿职业套装,不论是从正面看,还是反面看都十足的引人犯罪。
唐大少心中一动,右手装作无意间碰了一下面前的美女,果然美女的信息出现在唐大少脑海。
“姓名:唐如嫣;性别:女;年龄23岁,职业:警察;外号:霸王花;身高:1.68M;体重55KG;三围88,61,87。鉴定,标准单身白富美一枚,身手不错,有条件者的高富帅要追从速,屌丝远离,你伤不起的……”
唐大少一脸冷汗,没想到这个漂亮小妞居然是一名警察,更离谱的是哟个基本信息也就算了,出现三围算啥?尤其最后一个鉴定,更是雷翻了唐大少。
要是以前的唐大少见到如此美女,恐怕就走不动路了,肯定是要死缠烂打,猛烈追求,不过现在的唐大少却向后退了退。
为毛?没看到最后一句鉴定吗,屌丝远离,你伤不起的……,现在的唐大少虽然衣服穿得不错,但是口袋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屌丝啊。
公车到了老前门,此刻差不多十点左右。老前门的大街上已经坐满了小摊小贩,面前摆着一堆杂物,有瓷器,字画,木器,古玉等等,无所不包。
唐大少像是吃了兴奋剂,来到一个小摊子面前,拿起一只三色马,用食指碰一下。
“粗制烂糙的仿制唐三彩马,评价,毫无收藏价值。”
“粗制烂糙的青花瓷瓶……”
……
唐大少左摸摸右看看,满脸的失望之色,全是粗制烂糙的货色,有没有搞错啊?灰白雾气都消耗一半了,捡个漏怎么就这么难?
而摊贩的老板也变得极为不耐烦,说道:“你到底买不买啊?”
唐大少随手搭在一个巴掌大小的木盒上突然传来“质量一般的机关盒,生产与一九六六年八月二十号,内中暗藏乾坤。”的声音,同时手指中的灰色雾气的消耗也比之前鉴定的那些多了不少。
暗藏乾坤?就是说里面有东西了?六六年生产的有三十多年历史,还行
“我是想要买,可总要看货吧。这玩意多少钱?”唐大少指着木盒子道。
“八百,小伙子眼里真好,这可是几百年前的老祖宗留下来的机关盒,你看着做工,多好。”摊贩老板的脸像是绽放的一朵菊花,开口忽悠到。
“得了吧你,几百年前的机关盒,这玩意是木头做的,要是几百年前的早腐朽了,一百块,爱卖不卖。”唐大少不屑的说道。
摊贩老板讪讪一笑,知道吹过头了,笑着说道:“你这砍价砍得也太狠了吧,五百怎么样?”
“少来这一套,就一百,给个痛快话,卖不卖?”唐大少不耐烦的说道。
摊贩老板踟蹰着似乎还想加价,唐大少起身装作欲走。
摊贩老板急忙道:“好,好,好,一百就一百。”反正三十块钱收上来的东西,已经是百分之三百的利润了。
唐大少杀价成功,扔下一张小红鱼拿起机关盒仔细看了看。
这时,一个身穿唐装的老头来到唐大少身后,仔细审视着了一下机关盒,开口道:“小伙子,你手里的木盒子能给我看看?”
唐大少转过头来,看了一眼老头,一身唐装明显价值不菲,加上要带上挂着的龙形玉佩显然不是个简单人物,随口道:“当然可以。”说完递了过去。
唐装老头接起木盒小心翼翼的翻看,还晃了晃,似乎在感觉什么。
“小伙子,这木盒子是刚刚买的吧,花了多少钱?”唐装老者笑眯眯问道。
“也不多,才一百来块钱。”唐大少满不在乎的说道,难道这老头看出里面藏有东西来了?
“这样,我看这个盒子不错,我出三百块钱买下如何?转手赚了两百块,这种好事去哪找去?”唐装老者一脸为唐大少着想的表情。
唐大少嘿嘿一笑,此刻他已经知道,面前的这位唐装老者应该是为高手,已经确定里面有东西了,而一旁的摊主直后悔,本来是自己的卖了一百块除去本钱才赚了七十块,这小子马上转手卖掉就能赚两百。
“哦?你确定你只是对这个盒子感兴趣?”唐大少道。
唐装老者一愣,难道这小子是聋子吗?随即回答道:“恩,这个机关盒子看上去还不错。”
“嘿嘿,只是对盒子感兴趣?那好,等我把里面的东西取出来,就把盒子卖给你。”唐大少嘿嘿一笑道。
唐装老者顿时愕然,原来这小子也是个识货的人,知道盒子里藏有东西,要不是为了盒子里的东西,我要你一个破盒子干嘛?而一旁的摊主已经气得恨不得把盒子从唐装老者手里抢回来了。
“哈哈哈,没想到小友也是识货之人,本以为能捡个漏,现在看来这漏是要让小友捡了去。也罢,不知小友可否让我看看这盒子中到底藏了什么秘密?”唐装老者哈哈大笑道。
“呵呵,老先生想看,就自己打开来看看吧。”唐大少虽然知道里面藏有东西,奈何这机关盒他却打不开,总不能直接砸了吧,万一里面的东西脆弱砸坏了,哭都没地方哭去。
“那好,老夫却是不恭了。”唐装老者也不客气,直接摆弄手中的机关盒。
还别说,唐装老者还真有一手,不过几秒钟,机关盒捧的打开,不过里面却是空的,接着唐装老者有摆弄了几下,一个暗格打开,一层红色绸布包裹着一个小东西出现在几人面前。
唐装老者拿起暗格中的东西递给唐大少道:“这个机关盒还是不错的,做工挺精巧,附带暗格,不如就卖给我如何?我出五百块钱。”
唐大少结果东西,摆摆手道:“之前就说卖给你了,你要买就之前说好的价格,三百块。”
没有这位老先生自己还不知道怎么才能打开暗格呢,既然人家帮了自己,也不能亏了对方啊,再说整个盒子加东西也就花了一百块钱。
现在光盒子就倒赚了两百,手里的东西就等于白送一样了,至于一旁的摊主,已经彻底把肠子都悔青了。
唐装老者看了一眼唐大少笑道:“好,三百就三百。”
他也不是矫情的人,几百块钱在他眼里,那还能算钱?只是这个机关盒做的确实不错,拿回去做个收藏罢了。
唐大少打开红色绸布,一枚勋章出现在眼前。
勋章成五角星状,五个角都是红色中间位银色,银色部分印有一个人拿着一把长枪,底部有CCCP四个字母,唐大少也不认识,不过没关系,唐大少有金手指。
右手捏起勋章,声音果然出现了。
“苏联红星勋章,材料:银质;生产与一九三零年三月二十七日,授予在战时和平时在国防事业中有卓越功勋的苏军官兵、部队、舰队、兵团、劳动者、劳动者集体、机关、企业和社会团体。鉴定,虽然苏联已经亡了,但是发行的勋章依然遭到人们的追捧。”
唐大少脸色一喜,材料是纯银的,最后的鉴定是遭受的人们的追捧,显然是件有价值的东西啊。第一卷 千万富翁第四章 赌局
“原来里面藏的是苏联红星勋章,有点价值,只是这枚勋章怎么会被人藏在盒子里?”唐大少装逼说道。
“没想到小友对勋章也有了解,真是博学多才。这的确是一枚苏联红星勋章,看着盒子也有些年头了,应该是**那时候有人藏在里面的。”唐装老者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感慨道。
饶是唐大少脸皮不薄也没老者的一句博学多才闹了个大红脸,开口道:“也就是凑巧认识,我可算不上什么博学。”
“呵呵,不知小友打算如何处理这枚勋章?”唐装老者试探的问道。
“我留着也没啥用,自然是卖了。”唐大少道。
唐装老者闻言一喜,道:“既然小友要卖,不如就卖给我吧。”
“呵呵,卖给谁都是卖,老先生随便给点就是了。”唐大少对古玩圈子里基本上是什么也不懂,虽有异能,可是异能也不是万能的啊。
比如他二十万块钱买了一个古玩,绝对的真货,直接到古玩店去卖?可是这古玩的实际价值只有十万,那不就亏了吗?所以了解古玩的基本行情,价格对于唐大少来说是当务之急。
能遇到唐装老者,唐大少本能的感觉这是个机会,如果能交好对方,以后也算是个门路,而对方显然不是个缺钱的主,说不定会变成他的大客户。
唐装老者惊异的看了看唐大少哑然失笑道:“既然你这么信任我,我也不能坑你,这枚勋章我给你五千块,加上这个盒子,一共是五千三百块,如何?”
“呵呵,您说的算。”唐大少笑道,一个勋章而已,能卖五千应该也算是个实价了,就算高也高不到哪去,毕竟不是什么珍品。
唐装老者也不矫情,拿出一沓红票,熟了五十三张递给唐大少,唐大少麻利的结果钱,数也不数,直接装进口袋,一旁的摊主双眼放光,肠子悔青,可惜那五千多块和他没什么关系,谁叫他眼里不够呢。
唐大少看似不在乎其实心里早就乐翻了,这可是他有生以来赚到的第一桶金,来之不易啊。
唐装老者看到唐大少的表现,点了点头,开口道:“我们都做了两笔交易了,还不知道小友姓名。”
“老先生,我姓唐,唐朝的唐,单名一个飞字。”唐大少道。
“哦,巧了?我也姓唐,你也别叫我什么老先生了,就叫我唐老吧。”唐老笑道。
“唐老。”唐大少恭恭敬敬的道,他知道自己的第一步已经成功了,一个机关盒加一枚苏联红星勋章不仅让自己赚了五千多块钱,还获得了唐老的好感。
“嗯,我就称呼你为小唐吧。”唐老道。
“呵呵,随您老怎么叫。”唐大少笑呵呵道。
“嗯,今天运气不错,又碰到你这么一个不错的小朋友。”说完唐老拍了拍唐大少的肩膀,提着木盒子欲走。
唐大少急忙道:“唐老,我看您老在收藏上挺厉害的,想找机会和您学习学习,不知可不可以?”
唐老转过头来道:“呵呵,你的眼里不比我老头子差,怎么能说是向我学习呢,最多是相互学习?”
“哪里,我哪能和您老比啊,要不是您,我连那个盒子都打不开。”唐大少红着脸道。
虽然有了黄金指的异能,可目前的自己对于古玩来说可以说是七窍通了六窍,一窍不通……
假如能学习一些古玩的知识加上黄金指异能,以后再古玩收藏这一道上自己绝对是所向无敌,现在的自己练古玩的基本知识都不懂,就算淘到了什么好物件也不知道价格,迟早还是要挨宰。
“呵呵,术业有专攻,老头子我最擅长的就是杂项和玉石,区区一个机关盒当然难不倒我。”唐老傲然道。
“不过,古玩这东西,考究的就是一个眼力的问题,比如你今天的捡漏,你看出来盒子里藏有东西,摊主却没看出来,一百块钱卖给你,你转手就赚了五十倍的利润,这就是一个眼力的问题。”唐老话锋一转道。
“呵呵,我这可不是眼力,只是感觉那个盒子有些怪,拿在手上的后感觉里面有东西。”唐大少忽悠道,他可不敢说自己是有异能才知道里面有东西,被人知道了还不得拉出去切片啊。
唐老仔细看了看唐大少对唐大少的话大为赞同。郑重其事的说道:“感觉?其实有些东西凭的就是一个感觉,老头子二十多年前刚进入古玩界,就在市场上捡了一个大漏,凭借的也是一个感觉。”
唐大少汗颜,没想到随便找了个理由,居然还扯出了老爷子的经历来了。
“其实我也是刚入行,属于新手,就是想请老爷子您给多指点指点。”唐大少道。
“这东西其实没啥好指点的,买几本古玩基础知识类的书籍,好好看看,把古玩的基本知识学扎实,然后多去博物馆里感受一下真实的物件,收藏考校是眼里,是经验。我的电话是137*******,你记一下,有空我们可以探讨探讨,但是遇到东西没把握最好不要随便出手,许多老收藏家也会经常打眼的。”唐老建议道。
……
唐大少记下唐老的电话,辞别唐老在周围又转了一圈,灰白色的雾气使用了大半,再也没找到一个像样的东西,看来捡漏这种事,还是要靠机缘的。
想起唐老的忠告,唐大少起身离开了古玩市场,走进了图书馆,买了十余本书,如《古玩基础》,《古玩分类》等等。
抱着一摞书的唐大少正想回家,突然看到图书馆楼下的彩票营业厅,顿时有了主意,不知道自己的异能对于刮刮彩会不会有用?
抱着这种想法的唐大少走进了彩票营业厅,直径来到前台道:“给我来五张十块的刮刮彩。”说完掏出了一张毛爷爷放在台子上。
前台是位女子,长得中上,就是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比较引人注目,看到这么一位帅哥前来买刮刮彩顿时眼睛一亮,拿出了一大叠刮刮彩放在台子上,让唐大少自己挑。
唐大少用食指点中第一张刮刮彩。
“水果刮刮彩,奖金十元。”
唐大少顿时眼睛一亮,真的有戏啊,不由得挨个挑选起来。
这时,彩票营业厅里又走进来两个人,男的长相一般,女的倒是挺漂亮,尤其胸前那对肉球更是深深的吸引着营业厅里大部分男士的目光。
“咦,这不是我们的唐大少吗?怎么没去找工作反而来着了?哦哦哦,我明白了,感情是我们的唐大少想要买彩票中个大奖啊,就是不知道你有没有那个命啊。”
“他哪有那个命,要说起运气,还是咱李少运气好。”一个娇声娇气的女声传来。
身后传来的声音让唐大少一阵郁闷,怎么在哪都能碰到这一坨?来人正是李炯和那个艳女郎,他哪里知道李炯为了找他已经跑了半天的马路了。
唐大少转过头来,手里拿着五张刮刮彩,其中有三张是有奖的而且奖金是这里面当中最高的,一张两万的,两张五千的,剩下的两张没奖,要是五张刮刮彩全中,还不得被人当怪物啊,中了三张只能说明唐大少运气爆棚。
“哥们有没有哪个命只有上天知道,不过哥们知道你这一坨肯定没命,从我们认识以来你玩的啥不是哥们剩下的?包括你身边的那朵菊花。”
唐大少眯着眼睛道,要不是这里人太多,早就揍他丫的了,大庭广众之下倒是不好动手,玩意被这货反咬一口,来个故意伤害啥的,说的哥们还要进一趟局子,不值当,现在过过嘴瘾就好了。
营业厅里的人看着李炯二人都闪过一丝笑意,这俩人有过节啊,看戏向来是我们国民的良好传统,不过身边的那朵菊花?难道他们都喜欢走后门?
李炯眼中闪过一丝怒火,一坨?妈的,居然用一坨来形容我,一坨是什么?好吧,大家都明白的!
至于旁边的那朵菊花?李炯已经无视了,女人而已,有钱什么样的找不到,对于李炯来说这个女人不过是他用来刺激唐大少的工具罢了,而旁边的女的也很有自知之明,只是站在旁边没有说话。
“哼,哥们有没有命,你唐飞说的也不算。”李炯冷哼道。
“那简单啊,不如我们来打个赌好了。”唐大少接到。
“怎么赌?”李炯道。
“就赌的简单点,我们每人买五张刮刮彩,看谁中得奖金多。”唐大少道,中奖最大的一注已经在我手上了,剩下的全加起来也没我这一注多,稳赢的赌约啊。
李炯狞笑了一声道:“好啊,赌就赌,不过既然赌了就要有赌注,赌注一万块怎么样?赢的人不仅可以拿走赌注,还包括所有刮刮彩中的奖,就怕你唐大海现在连一万块钱都拿不出来。”
“我哥们的确没那么多,我只有五千块。”唐大少摊开手无奈的说道,要是有赌资,别说一万,就是一百万哥们也敢赌啊,稳赢的赌局啊,白痴才不赌。

意见反馈